_(:з」∠)_我一如既往的猎奇,让老王在罗马做法,我大概是个神经病

-

-

太子真金的近卫退到了方圆一里外,王耀只留了伊万与真金在远处的土丘,却也不许近身。

此地的山风实在不小,断壁残垣好似眼见得一点点被消磨去,王耀先后奉了酒水,便扬手撒开纸钱,山风好似有灵,急的卷了去,风过之处扯得伊广袖滔滔而起。

因为启程时并不曾想过会开坛做法,随身只不过带了些线香,还在翡冷翠时受了潮,中段便熄了,王耀只得在心中掐算时辰。

时间捏的刚好一阵风又将几枚白板裹了回来,王耀振袖摇铃,咬破舌尖捏诀问天。

“巡山使者,当山土地,显圣显灵。今日弟子借地开坛,专为请起故人。不要你死的,要个活的。”

“弟子,要问问他,我即如约而至,他,他为地主,何故不来相迎。”


评论 ( 17 )
热度 ( 3084 )

© 唐洗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