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500年的我们】

-丝路专场

-

-

“呐,给你。”

“金的?”

“是铜的。”

“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呀,都敢在公门里私铸铜币了?我记得当年你家那边哪个封地国王铸造私钱,问罪还是你经手的吧。”

“不要紧的,这个模子是我亲自烧的,浇了这两枚就把模子砸了,只有这两枚哦。”

王耀拉着罗慕路斯去看铜币上的花纹“而且有王家撑在我身后,我便是真要铸私钱,怕也没人敢多嘴。”

罗慕路斯的手不规矩的往王耀的肥大袖子里摸,手指一寸一寸量过手肘内的痒痒肉“你是姬水王,他们琅琊王也能这么纵容你?”

王耀挣扎着瘫在他肩头“这你这个蛮子就不懂了,琅琊的王,找祖宗还是要依着我呢。你家不也有这事吗,你罗马都不在罗马,不防着哪一天便叫个罗牛罗羊顶了名头去。你如今偏在东边,名不正言不顺,则事难长久。”王耀推到他欺身上去耳语道“王业不可偏安。”

“那你在南边躲着干什么?”罗慕路斯将花币转到自己手中攥紧也攀起身去和王耀咬耳朵“长安都不在手里,你也好说我?你没了长安,我失了罗马,是不是还挺配。”

王耀从怀里摸出又一枚花币抱住颈项随手落下一个同心死扣“我当你是要借兵与我重回长安,原来不过和我一样偏安的苟且。”

“我假如千里借兵,你拿什么还我呢?”

王耀上手搓乱他一头呆毛“这么天大的人情呀,拿我抵给你可行?”


“你还没告诉我上面是什么图案呐。”

“是文字,永以为好,长毋相忘。”

----------------------------------------------------

把洛阳改成了长安,毕竟长安这个名字,多好听呀。

评论 ( 25 )
热度 ( 1484 )

© 唐洗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