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260年,滞留罗马的那一夜】

高地白日的山风大,夜间的星辰也更明晰。

没有月的夜晚,寰野被浩瀚星光笼罩,光华下的人,好似心思都化作琉璃一样明白。

护佑真金的蒙古卫队不好进驻罗马,与教廷换了文书后就出城去往十多里外的郊野安营歇息。伊万放心不下,便从真金太子处求了个情,去看顾着王神仙。

王神仙就这样在废墟中发怔,乌兔轮转月藏星耀间好像枯作石雕,无喜无悲。

西国的夜,荒凉处多聚寒鸦,进进出出的扑腾几个来回最后停在他肩头。

王耀心中天地万物大千小千流转千百番,终于被寒鸦叫回了魂。

他拂开寒鸦与废墟相看“可是你唤我?”

“可是你念我?”

“可是你在想我?”

依旧是废墟穿堂的风声,如泣如诉。

王耀敞开道袍大襟,拢住胸前的铜币吊坠扯下“我也想你了。”

手贴在浅灰的麻石上,石心的千古冷意透过掌心过电一样蹿到心里。

王耀不敢去想,可是这千年帝国的下梢就摆在他眼前。“你在逼着我去看,去看你的结局,去看自己的结局。”

“你想做我的先生,可我偏不听你的。”

“我会活得长长久久,我会万代千年,我会永世长存。”

说的急促了,气血涌起倒愤红了眼。

“夜台茫昧,你回头看看我吧。”

“你来要我吧,我想你了。”

他倚着石柱瘫倒在地,散下的的长发与残墙厮磨,横陈在废墟间。

“我就在这里呐。”

---------------------------------------------------------------

-(随手码的,乱七八糟没啥逻辑)

老王:“呜。。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露子:“你情愿想着一个死掉的人自渎!都不要我。。。。”

鸡酱,暗中观察:死你个头,他忘了老子搬家了。围观阿耀玩自己,刺激啊。

---------------------

我好喜欢这种2-1的三角啊。。。。。。_(:з」∠)_


评论 ( 22 )
热度 ( 1200 )

© 唐洗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