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洗心

三世皆放生,波臣不可数

大汉灭亡了,我的国家陷入了无限的战争,永远打不完的战争。

到处都是国,到处都是战争,屠杀。

我卷起旄节出走,漫无目的的走。

每到一处都是哭嚎,江河浸染成了红色,蝇虫围聚尸山,我好痛,我不想在待在那里了。

大秦,我若一路向西,能够找到你吗?

评论 ( 4 )
热度 ( 529 )

© 唐洗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