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洗心

无奈红潮汹涌日,天倾一命赴清流

【明帝成衣】2

第二天赵淳并没有勇气出门找老张,因为清明节前雨这就来了。

又过了两天正好是清明当日,天气稍微暖和了点而且还没有雨,赵淳陪着皇帝大叔在家当了两天的咸鱼终于鼓起勇气决定领着皇帝大叔去参加当地汉服社祭祀活动顺便找兼任社长的老张谈人生。

仲春时节正是穿汉服烧包的最好时间,赵淳在柜子里挑了一件去年上新的圆领长袄搭着织锦绣接澜的马面认真地对着镜子盘头发,并且把自己能拿得出手的头面全给带上了,乍一看宛若一个明末的商人暴发户家的少妇。

皇帝大叔还是那一套穿越来的衣服只是去了衮服只着了里面的直身衬袍,不待片刻就穿戴好从隔壁房间过来找她。

不得不说这个封建王朝的皇帝并没有多不适应现代生活。在他理解了,自己在历史上本该身死这活过来的每一天都是白赚的之后,积极的融入了对电器互联网的学习,然而作为艺术文科生,赵淳完全不知道怎么去教他。。。她会说她用电脑手机除了画画就是看剧么。。。

“赵姑娘,我这个发髻就麻烦你了。”

赵淳哪有功夫理他啊,自己这边满头簪子还没插完呢,便随口道“不麻烦不麻烦,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

“哦,我们大明天子不会盘头发,那你非要留干嘛,早说剪了有这事吗?”

朱常洛垂头转身便要走时却被赵淳叫住“这样吧,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也知道。那么陛下你能吧你那胡子剃了吗?每次吃饭看见汤汁米粒子挂在你那胡子上我的心情真的很复杂。”

朱常洛不说话拂着胡子又摸摸下巴,不知又是几番脑内天人大战这才非常勉强的点头。

赵淳眼中透出一丝狡黠,她就是吃准了这怂包皇帝的软蛋性子,好说没有用那就适当的威胁一下嘛,反正她给他讲过了现代社会的法律,这个怂包皇帝也不敢怎么她。

“陛下请坐,我特意给您买了剃须刀呢,但是我不会用,一会你可别乱动,万一我手这么一抖直接给你血流不止的就不好了。”

朱常洛坐在赵淳的妆镜台前,腰杆挺得笔直,他说“赵姑娘,总角之后束发簪缨我就再未剃过头发,这几尺长发是我与大明与生前最后的牵绊了。现下人世虽然很好,可我又如何忍心抛却曾经三十八年。”

“恩,你说的很煽情,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赵淳打来一盆水用热毛巾捂湿皇帝大叔的几撇胡子,先上剪刀把剪短了而后抹上泡沫。说起来朱常洛这个胡子不用泡沫都行了,软软的绒绒的又顺又滑就和这个人的头发一样,倒是一点都不扎手,她不禁就多挠了几下玩玩。

“我看电视剧上剃头师傅说了,剃剃须刮刮脸,有点晦气都不显。你看吧,你本身长得挺好看的,虽然年纪一把了,但是也是个老来俏,非留个胡子显得和五六十岁一样,我这给你一修理,马上一个二十来岁的帅小伙。”

皇帝大叔居然被夸得害羞了,脸上泛起红一直伸到耳尖“哪有四十岁的小伙。”

赵淳看着这人这么不禁夸不由的乐了,继续打趣他“你不是万岁么,在您这万岁的生涯里四十确实不是小伙,这要算襁褓吧。”

“姑娘这张嘴实在损人的紧。”

谁叫你找怼。。。大叔你其实被你皇帝爹虐成抖M了吧。。。

赵淳挑眉低头给他刮去下颚最后一点胡茬,朱常洛仰着头,赵淳发髻上的长串珍珠流苏勾勒着女子面颊垂下点点滴滴的敲打着他喉结处,看着水银镜子中倒映着身着明代妆服的湘红身影他恍恍惚惚不知今夕何夕。

他想到了前几日赵淳给他听过的一支曲子,难以抑制的心中泛着酸涩。

故国有明,日月同德。

如今这人间,日月依旧,不知何处旧坟寻故国。

“好啦,你看,起码年轻十多岁吧我的陛下。”

朱常洛被赵淳勾魂神,散了马尾披着长发仰头问她“清明你们是祭拜何人?”

“张名振”赵淳五指作梳顺着朱常洛的长发抚摸而下“他的墓就在公园后山腰,就在市区也离得近,风景也好。”

“这人什么来头?”

赵淳掏出手机百度给他看,自己思索着念出那句90年代公园修缮后铜像下端大理石刻得人物生平里的那首诗:

“十年横海一孤臣,佳气钟山望里真。

鹑首义旗方出楚,燕云羽檄已通闽。

王师桴鼓心肝噎,父老壶浆涕泪亲。

南望孝陵兵缟素,会看大纛禡龙津。”

“南望孝陵兵缟素。。。。”

皇帝大叔很会自己找泪点,她念完之后就开始自我酝酿起来。“我本来觉得已经接受了在三百年后做一平民,但是听你说起这些,还是无来由的心起愤恨,”

赵淳垂着头眼色被阴影掩盖,默默给他挽住发髻勒好网巾才道“不要去恨”

她又往发髻中插入一只玻璃烧成的仿白玉簪,仔细的梳理鬓角“陛下和我去为这些忠臣义士进酒一尊吧。”

“好。”

赵淳舒了一口气,她是真的怕这皇帝大叔脑子一时短路要恢复封建王朝,最后被我党和谐的时候牵连到自己啊。

根正苗红的她必须要将这样的可能性掐死在萌芽之时。


评论 ( 1 )
热度 ( 27 )

© 唐洗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