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洗心

三世皆放生,波臣不可数

_(:з」∠)_我的恶趣味。。。。。。

退休老干部参观考察

------------------------------------------------

露中乱入对话

------------------------------------------------

“这次展子照片不要发哦,里面有蛮多蒙古时候的油画,我。。。”

“拉倒吧,那个东欧小毛熊该断奶了。耀耀,你当年对我这么就那么暴躁呢。”

“这不一样,我们小时候,哪有这么惨。”

“我小孙子也没好多少啊。”

“比不上你家大业大。”

“阿耀”

-----------------------------------------------------------------

我有个问题。。谁知道罗马爷爷的名字啊QWQ。。。

我一路往西,经历了许多。寻君之遥,觅途之苦,不过尔尔。

可沙漠中常有幻景,江山万年,千秋功业,这些都乱不得我心。所挂牵者,唯君而已。

我总是想着,每往西多走一步,就离你更近了些。

大汉灭亡了,我的国家陷入了无限的战争,永远打不完的战争。

到处都是国,到处都是战争,屠杀。

我卷起旄节出走,漫无目的的走。

每到一处都是哭嚎,江河浸染成了红色,蝇虫围聚尸山,我好痛,我不想在待在那里了。

大秦,我若一路向西,能够找到你吗?

年轻气盛的老王和罗马爷爷。。真的是门当户对,天造地设。。。。。今天乱翻有猝不及防被喂了一口丝路组初恋的安利,大家一起嗑呀。

准备画的时候和小朋友说,让鸡酱绿了万尼亚,我一个红色爱好者有点不安,小朋友安慰我说。。这分明是万尼亚绿了罗马爷爷。。。。突然欣慰

--------------------------------------------------------------------

“耀,你家那个笨蛋张骞走岔道了。”

“你说啥?我有点上头。”

© 唐洗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