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写了,码了一点,齐庭兰支线,沈容妍视角】

沈容妍腕子上一直套着一枚镯子,质地不好,看起来倒像是石头的。只是这些年妆奁的头面环珮有增无减,却不曾见她换下这只血红的石镯子,伺候的丫头也是奇怪。

这枚镯子自然是系有渊源的,她不说,是因为这是夫郎独属于她的一份温情。

那是正德十五年的秋天,她滞留在留京宅子生下了儿子,又一个人将囡囡养到三岁。北京的公爹陷在囹圄,婆母疯病看在云间老宅。姑姐先前在囡囡还未落生时候还来过书信招呼家中巨变,却不许她回书。每月一封,待到囡囡一月的时候就断了音讯。

姑姐书信里不要她询问打听,也不许她回到北京,更不让她投奔长姐,只送来了许多的银钱,叫她安心带着囡囡,等囡囡他爹回来再做决断。

可是儿夫远去游学,三四年不...

2018-06-24

明帝成衣4

朱常洛无奈寻到公园一个长椅上坐下等着跑掉的小兔子自己蹦跶回来自己这棵株上,这坐姿。。恩。。很容像。

“赵姑娘,出来吧,都走远了。而且你那一身红也扎眼,躲在树木里藏不住。”

一身湘红的赵淳真的是蹦蹦跳跳到朱常洛身边的,她就着朱常洛边上的空余位置落座“那啥,陛下你这姿势。。很中二。。能别做的这么端正吗?神他妈的像蜡像啊。”

“小丫头,你怎么这么莽撞呢?”

“???”喵呜?

朱常洛侧身将背包放下“不好听的话就不去听,再要是气不过还有多种手段,没必要这样罩面就是一兜水豁下来,你又亏理小人又逞了志。”

“你还会。。。多种手段?厉害了我的陛下,那你怎么被那个啥贵妃弄得那么憋屈窝囊呢。那种妃子放...

2017-08-04

明帝成衣3

虽然皇帝大叔不是第一次见到汽车了,但是那种惊慌和惊奇的眼神还是没有改变多少。

“公交还是出租?我不会带你走过去的,并且你要是再说马车轿子我就咬死你。”

大概是基于朱家暴发户血脉的遗传审美‘大就是好,花就是美’朱常洛果断的选择“大的方车。”

赵淳emmmmmm几秒之后,问“你是喜欢人多挤暖吗?”

朱常洛歪着头看着马路上往来的大小车辆“小的轿车要缩着进去,便好似犯人押入囚笼一般前后困顿。那大的公车我头次见倒是想到了张氏当年辅政时候的那个有名的舆轿,只在画中见过未曾看到过真的,见了这大车便忆起旧时公案,很有趣。”

“啥张氏?啥轿?玉轿子?”

皇帝大叔怕不是最近教小朋友写书法上课时留的毛病...

2017-08-03

© 唐洗心 | Powered by LOFTER